phscho

非常非常的喜欢你。

—— [铠约]光

小短片,设定铠的过去已经遗忘但是又想起来了🌚








烟渍色的天空压下来,朦朦胧胧遮了光,宣告着长城边上一天的结束,铠拾了剑,魔种的血液顺着锋刃蜿蜒淌下。

“——辛苦了!

那边白发的狙击手正升了篝火,招呼着把饭摆上,百里玄策和苏烈都很自觉的凑过去帮忙,铠没说话,只是坐下,少有的开始擦拭起自己的利刃。

花木兰皱了皱眉,大马金刀的跨坐过去,拍了坛酒猛灌一口递给他:“怎么,有心事?”

铠从不擦剑,他的剑从不沾血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呵,”见铠目不斜视的样子,花木兰便从鼻子里提起一丝轻声的嗤笑:“别以为姐不知道,怎么,看上人家了?”

语毕挑挑眉毛,意有所指的看着正在给玄策夹蔬菜的百里守约。

“……”

铠没有接过话头的意思,只是自顾自饮酒,花木兰自讨了个没趣但也没说啥,毕竟糊涂的只有局内人,她倒是无意一瞥,看得透彻,便也耸耸肩用手一挑搭在额前的碎发转身找高长恭去了。

那边百里玄策已经赖在百里守约的膝盖上不下来了,苏烈也是几杯酒下肚,叫喊着明日要找那位诗仙来对饮。

月色渐浓了起来,铠抬头望向远方,月光镀在他刀削斧凿般深陷的轮廓上犹如神铸,他的嘴唇微微抿起,显出锋锐的凉薄感。

“阿铠,饭不合胃口?”

“不是。”

百里守约猛然靠近的呼吸让铠不自然了一瞬,投出一阵战栗感,连带着一丝莫名的悸动。

他不太喜欢让人近身的。

百里守约怀里还搂着百里玄策,百里玄策枕着他哥哥的膝盖睡的很熟,成长期的少年不仅主要大量的蔬菜,还需要大量的睡眠,铠不自觉这样想着。

他见百里守约笑了笑用手轻抚过那头蓬松的红发,心里像有根头发丝在挠,很痒,痒的发慌。最后他还是摩挲着下巴开口了:

“我想起来一些事情。”

“嗯,你说吧,我在听。”

“我…”

铠看着他恬静的轮廓顿了顿,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扭捏,不自然的换了句话,

“你一个人的时候会孤独吗”

“孤独?”

百里守约反问了一句确认了这个词,随即眯眼笑了起来:“孤单或许是,但孤独大概没有吧,一个人并不意味着孤独,毕竟只要是不能摧毁意志的,那就能让我成为勇者。”

他耳朵尖尖,笑起来的样子不像是狼,更像是狐狸,白发少年转过头来,篝火的影子投在他身上,斑驳一片,意外的显得安心。

“我不知道你过去经历了什么,这个世界,覆满了荆棘,道路上是破败的尘埃,鲜血涌出刺痛大地,乌鸦嘶哑着喉咙分食着人们遍地的尸骸,我呐喊过,奔跑过,也绝望过,那感觉并不好,但是……我见到了光。”

“阿铠遇到过光吗?”

似乎是看出现在铠的不安,百里守约一口气吐了一大串话出来,然后又低头抚了抚膝盖上有一些醒过来迹象的玄策。

铠没有直接回答他,只是微微偏了偏头,已是月中了,这样的月光潮汐让他体内远古魔种的血液沸腾起来。

光啊,转瞬即逝抓不住也握不紧的东西。

但周围忽然暗淡下来,有乌云遮掩住了亮,百里守约皱起眉头似有些困扰地望.了望乌云蔽月的夜空,转回头来双唇撞上一片温热。

铠捉住了一道光。



评论(3)
热度(35)
返回顶部
©phscho | Powered by LOFTER